Aka

主食全职孙肖,aph亲子分,奥尤,最近在二周目全职,孤独的玩着ichu和阴阳师

分享一个可爱的季光虹(中间)
很久以前截的图了
好容易脸红的男孩子啊(。’▽’。)♡

经纪人真的超可爱,不如和隔壁白组经纪人一起组队出道吧(*/∇\*)

【孙肖】突发性耳聋(一)

主cp孙肖,其他cp不定???
萌新文笔渣,打滚求勾搭

小事情那么好,大家都来喜欢他
原本是给小事情的贺文,拖到了现在嘤嘤嘤,迟来的生日快乐

(一)
第一个发现肖时钦不对劲儿的是孙翔。
  孙翔其实真不是什么细心的人,这一点和他同队了快两个赛季的队友们都可以拿自己账号卡担保,但这熊孩子偏偏对一个人格外关注,其关心程度甚至超过了对于比自己更强的对手的关注,这要搁一向来好胜心强的孙翔身上,那真是件奇怪的事。
  此刻的孙翔正皱着眉头盯着自己面前的雷霆战队队长肖时钦同志的后脑勺,用一种将要把对方直接看出击穿效果的架势死追不放,那眼神实在有些不妥,他身边的江波涛好心拍拍孙翔的背,这人也没有任何反应。
  两对人马刚刚打完比赛,这会儿是雷霆接受完采访正要换轮回上,江波涛扯着孙翔的卫衣帽子阻止他跟着人下场,硬把人按到采访席上。勉勉强强说了点场面话的孙翔一听采访结束立刻跟离弦箭似的就往外走,那是走得脚底生风异常潇洒,简直就如同急着回家捉奸一样。
  周泽楷用一种目送成年离家的儿子的既欣慰又略带惆怅的眼神(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一路望着孙翔离开,然后扭头看他和蔼可亲的副队:“怎么了?”
  “应该问肖时钦怎么了……”语重心长的说完这话,江波涛叹了口气,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
  
  【小周:……???】
  
  孙翔看到了轮回俱乐部门口的雷霆众队员,一眼扫过去唯独少个他要找的人。
  “你们队长呢?”孙翔问。
  雷霆众人对孙翔倒是没多少好感,不过也知道孙翔和自家队长关系不错,问起来也没啥不能说的,戴妍琦手一指:“厕所呢,你找队长要干嘛?”
  孙翔自动忽略戴妍琦的问题,得到回答立刻往厕所那儿去,正好碰见肖时钦站在洗手台前,开着水龙头洗脸。
  孙翔站在他身后,等到肖时钦抹去脸上的水,抬起头来,才从镜子里看见身后的孙翔。
  他开始是被吓了一跳,镜子里冷不丁出现个人,还是个向来和安静不搭边的,他又搞不定的孙翔,肖时钦一瞬间头更疼了。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孙翔皱着眉突然说道。
  他刚才偶然间瞥到一眼肖时钦,从赛场下来还好好的,这会儿采访完怎么突然变了脸色呢。孙翔登时就觉得此事绝不简单,又见肖时钦推眼镜揉太阳穴的,立刻联想到很久以前肖时钦还是自己的副队的时候熬夜研究战术的样子,他一边得意于自己是第一个察觉的,一边又暗自懊恼对方不好好爱护身体,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沉不住气,这会儿正“兴师问罪”来着。
  肖时钦从口袋里拿出包餐巾纸擦了擦脸,又摸到洗手台上自己的眼镜戴好,转身正对着孙翔,四目相接对视半晌,肖时钦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你哪里难受?我带你去队医那儿看一看。”孙翔说。
  肖时钦愣了愣,随即笑着摆摆手:“不用不用,刚打完比赛,大概有点累了……”
  “没有哪里不舒服?”孙翔穷追不舍,直觉告诉他肖时钦一定有事没说出来,这人以前就这样,现在还这样,到底什么时候养成的坏毛病啊,“你有什么不能和我说的?”
  肖时钦内心有点汗颜,心想我是有不少事不能随便和你说的啊,同时又有点感动。要说情谊,他们也就是同队过那么一段时间,没建立多少革命友谊就又各奔东西了。不过孙翔这小孩对自己貌似很有好感,大概是在嘉世其它队友身上都找不到队友爱的缘故,小孩在嘉世就爱黏着自己,分开了也爱黏着自己,有事没事都爱找他聊聊天啥的,虽然一开始的大部分时间他们都在尬聊,不过时间久了,肖时钦也就习惯了手机对面有个把自己的生活事无巨细的上报的人。
  如孙翔认定的,肖时钦很难受。
  耳鸣从采访后半段开始,好在他的部分基本结束了,也没被人看出来端倪。
  这耳鸣不是平时那种细微到几乎对听觉没什么影响的程度,而是一种轰鸣,双耳一起,突如其来,毫无征兆,肖时钦本来以为真的是太累,响一阵子就好了,可就现在看来,这得一直响下去,而且严重影响了正常的听力。
  要告诉孙翔吗?
  当然不。肖时钦连自己的队友都没告诉,哪儿能对孙翔说。
  “真的没事。”肖时钦说着冲孙翔笑了笑,“回去睡一觉就好了。你也赶紧回去吧,你们采访结束了?”
  “结束了。”孙翔说,“你们住哪儿的,太远就别走了,在这里休息也一样。”
  肖时钦此刻听孙翔说话着实有点吃力,但靠着唇形辅助还是明白了孙翔在说什么,觉得有点好笑:“很近,那我得走了,他们还在等我。”
  孙翔有点不开心,孙翔有点小情绪,孙翔仍对肖时钦否认的话抱怀疑态度,但孙翔还是侧身让道,肖时钦走过他身边时拍了拍他的胳膊:“你在轮回很不错。”
  孙翔含含糊糊的回答:“还行。你好好休息,我要检查的啊!”
  肖时钦笑着说那行,然后小跑着往雷霆大部队去,孙翔远远望着那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撇撇嘴,手插在裤兜里,扭头就走。
  只留给世界一个孤独桀骜的背影……(喂)
  
  【真正的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酒店是真的很近,也就是图个方便,离轮回俱乐部只隔两条街,开车几分钟的事儿。
  肖时钦进了房间随便冲了个澡,耳鸣搞得他都有点烦躁,躺到床上又睡不着,于是逼自己静下心来捋捋今天的比赛。
  雷霆的实力不够,战术来凑,可惜实力差的越来越远,他其实也有些力不从心。孙翔加周泽楷的双一组合是个伟大的尝试,更是个伟大的成功,今天也一如既往的给雷霆制造各种伟大的灾难,孙翔站在周泽楷的身边,不但没有被枪王遮盖了光芒,反而是越发耀眼,势头强劲的不可理喻。
  他忽然又想起自己初到嘉世,孙翔的样子。那是一个初出茅庐便横冲直撞到头破血流的少年,职业圈的大起大落让他迷茫无措,却又依然靠着铭刻在骨子里的倔强劲儿坚定向前。
  他想到这儿不住的笑,这时手机突然“叮”的一响,他伸手摸到床头的手机,解锁看到消息的一瞬间,肖时钦愣住了。
  手机屏幕上是来自孙翔的一条信息。
  他说小事情你睡了没,有没有早点休息啊,你这信息要是显示已读,那你就是没有好好休息啊,赶紧去睡觉啊balabala
  他的耳边却是一片寂静。
  没有耳鸣,没有任何声音。

【TBC】

记一个孙肖西玄脑洞

伪西玄,伪全员,主孙肖,大概是pov
暂时只想好了这些

杰西卡,微草第一魔法师,学徒高英杰以及被叶某拐走的前学徒乔一帆

××国的国王发现新上任的国师性格从不要脸变得要脸了,并且时常一脸阴郁的骂一个名叫叶修的人

航海队在大陆东方的海域中发现了新的大陆
第一个踏上这片土地的骑士在森林深处偶遇了并不擅长与陌生人交际的新种族——巫师的一员
这个男性巫师沉默寡言
他的身边跟随着一匹月白的独角兽
他们定下约定寻找通往天空的永恒之塔

来自西方的机械师放弃了受伤的翅膀
翼人的飞羽坚硬如钢
他将它们拔下,重熔淬火,制成足以流传百世的武器
冰冷的钢铁中有自由的灵魂喧嚣

年轻的战士需要一件趁手的武器
他推开隐藏在林间的钢铁铺子的门
入眼所见便是那柄长矛
什么是属于他的
他已知晓

写着写着感觉开始写诗了/滑稽/滑稽
其他啥都没想好啊啊啊啊啊
小伙伴们有想法的可以分享一下,求建议啊啊啊啊啊啊
顺便小事情他好可爱大家都来喜欢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手打个tag???